天體觀測のきせき



本物の讚美歌

思考着「你的内心,要怎么再度打开」的事情

你遗忘的心情 在回想起来之前 我可不会提醒你噢。

[K][尊多]执着之物

[K][尊多]执着之物

实际上今天周防不想去思考多余的东西,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力量就像火星一样渐渐在空气里融化成灰烬,但他不知道怎样去封存这份即将燃烧至尽的红色火焰。

半躺在红色沙发上,仰头凝视着天花板,他并没有刻意注视任何一样东西。于是合上眼帘任由身体逐渐下滑到小憩的姿态。 

耳边似乎有细声细语。麻烦。他懒得睁开双眼,只是眯缝起一只眼睛看着周围的动态。

离自己十公分远的是一台老式的像机,镜头后它的主人露出一副哎呀被发现了的嬉笑的神情。

十束应该明白,周防鼻间一声难以察觉的微叹,就已经能够表达出他此时烦躁的心情。

「这次是King睡觉时候的照片呢,对于吠舞罗来说一定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吧。」但是他还是这么不怕死地说着。

周防没有理会他,以至于十束擅自认为他并没有生气。他半蹲在红色沙发边,将摄像机搭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呐,King,你到底在着急些什么呢。」

回答是比周防声音更加沉重的一击,但是,就像国中时在病房里看望十束那时候一样,这样的一击,并不包含什么危险的情感。
 「你,很吵。」

连忙捂住受害的头部的十束不小心将摄像机掉落在地板上,立即捡起咕哝了几句啊我心爱的摄像机这样的话,越发像一只昆虫一样在周防耳边嗡嗡烦闹着,使得周防不得不从睡意中苏醒。

他睁开眼睛,向吧台望了一眼,那些平时吵吵闹闹的人脸在一瞬间浮现后迷失。今天的吠舞罗似乎并没有像往常那么热闹,到Scepter.4谈判的草羅,在街头侦查的八田和力夫,回老家了的翔平以及被大姐头暂时接走的安娜。偌大的酒吧就像一场空一般宁静。

当然,那是在十束也不在的情况下。

——这家伙,是个怪人。
 那样的想法从第一次遇见十束开始就一直在周防的脑内从未消失过。对任何事情都不抱有执着的态度,就算是他手中心爱摆弄的摄像机,在三天后也很有可能成为他过去引以为傲的爱好之一。

这样空旷的毫无意义的时间里,有的时候会浮现出一些毫无意义的想法。

如果他能找到什么能够让他自己执着下去的东西就好了。

周防浅笑了一下,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诶?!King你刚刚……笑了?」周防的每一个举动都牵动着十束的视线,「今天心情不错吗。」

一开始就显得极其疲惫与烦躁的周防,从刚刚开始力量的暴走就有所减缓。

是因为十束吗。周防抬眼注视着他,那个中学时代紧跟其后的矮个子似乎已经成长到可以与自己并肩的程度。

「要出去吗。」周防站起身来,并没有直视十束地问道。
 「和King一起?」十束的眼睛好像发出光芒。
 「嗯。」
 「——唔那真是太好了!」十束把摄像机放在左眼前正对着周防,那台老式的机器在他手里传达着他的心情仿佛就要舞动起来,「我一定会拍下King的每一个英姿的哟!」

如果周防心情好的话,完全可以让十束也变得快乐起来。
 但倘若周防心情不好的话,十束也依然可以改变这份糟糕的心情。

这样的话,十束所一直执着的东西似乎显而易见。

[未来都市NO.6][鼠苑]Ever As Before

[未来都市NO.6][鼠苑]Ever as before, ever just as sure as sun rises in the east.



老鼠弯腰递给紫苑一杯温热的柠檬茶。

紫苑接过白色陶瓷杯,瞳孔里闪过一丝惊喜。以前母亲也经常在这样寒冷的夜里帮我泡柠檬茶呢。
让你想起No.6的愉快生活了吗?说着老鼠也席地而坐,遥望寒冷夜空中的星辰轮廓清晰而锐利。
紫苑轻抿了一口。不,这样的味道似乎还不至于与以前喝的相比拟。
老鼠露出了一个烦躁的表情。那还真是抱歉啊小少爷把你带到西部还给你泡这么难喝的茶水。
紫苑并没有急着否认,嘴里呼出的空气与热腾腾的蒸气互相织染。
虽然很淡,但是却很温暖,有着超越No.6的新鲜而清新的味道,让我不想离开这里。
老鼠发出嗤之以鼻的笑声。你也会说这种漂亮话了吗。
紫苑大概是习惯了他的这种口气,于是也只是微微一笑罢了。
实话。

© 天體觀測のきせき | Powered by LOFTER